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电 话:0510-88260993
联系人:徐经理
手 机:13179683210
    13179683410
传 真:0510-88260993
邮 箱:3012625535@qq.com
地 址:无锡市北塘区凤翔北路21号-24号三楼
网 址:www.wxjianghuai.com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专家:绿色建筑有标识并不够 有运营标识相对靠谱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9/12/12 阅读:1706

近年来,绿色建筑蓬勃发展,“绿房子”开始成为商品房市场的新宠。但绿色建筑质量是否过关,怎么甄别“真伪绿建” 也成为广大消费者最为关注的话题。

  “有设计标识还不够,拿到绿色建筑运营标识相对比较靠谱。”北京市绿色建筑评价标识专家委员会专家、博地澜屋副总经理刘飞,在凤凰房产特别节目《凤凰下午茶——绿色建筑2.0时代的顶层设计与市场思辨》中支招广大消费者,认清绿色建筑运营标识。在绿色建筑市场培育方面,刘飞则认为需要政策限制、宣传引导和市场调节三方平衡。

  预计年内新增绿色建筑1.7亿㎡ 超三成网友担心“绿建不绿”

  近年来,商品房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绿色建筑定义为在全生命周期内,最大限度地节约资源(节能、节地、节水、节材) 、保护环境和减少污染,为人们提供健康、适用和高效的使用空间,与自然和谐共生。在环境问题日益突出、节能环保观念更加普及、消费者更加注重生活品质的当下,绿色建筑正逐步成为建筑领域的新宠。

  2006年,《绿色建筑评价标准》正式颁布,绿色建筑开始在部分地区大面积推广。去年年初,国务院发布《绿色建筑行动方案》,随后,各省市绿色建筑行动方案陆续出台;今年年初,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下发通知,把绿色建筑行动引入保障房建设中。

  凤凰房产曾向万余名网友发起相关调查,结果显示,45%参与者认为在我国发展绿色建筑时不我待,应该加快发展绿色建筑;26%网友支持“区别对待,先发展经济发达的城市,后逐步过渡到相对落后的城市。”

  至今,绿色建筑已经在我国已经悄然走过了八个年头。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全国共评出绿色建筑标示项目1,446个,绿色建筑面积达到1.6亿平方米。在年初的国际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曾公开表示,中国的绿色建筑正以每年翻一番的速度增长,2014年预计将新增绿色建筑1.7亿平方米。

  由于我国绿色建筑起步晚、基础薄弱、发展模式粗放,绿色建筑发展过程中也面临不少问题。调查中,当网友被问及“中国发展绿色地产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绿色质量难以控制”一项以3151票的“优势”成为参与者最关注的问题,占比高达32.31。此外,绿色地产发展相关的政策手段比较单一、绿色地产产业链有待完善、开发项目的绿色比重不高等问题也成为网友关注的焦点。

  认证标识有细分 拿到运营标识才是靠谱的“绿房子”

  与行业标准不断规范、绿色建筑遍地开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广大消费者对“绿色建筑”这一概念并不明晰。凤凰房产走访街头市民了解到,清楚了解这一建筑设计理念的寥寥无几,甚至不少受访者表示“头一次听说绿色建筑。”

  而对于听说过、对绿色建筑略知一二的人群,如何甄别真假“绿房子”也成为了他们最为头疼的问题。是相信大牌的开发商,还是以认证标识为准呢?

  “如果说拿到标识的建筑全部都是绿色建筑,这一定是不对的。”抛开广义的绿色建筑不谈,刘飞先从认证标识这一角度给广大消费者上了一课。

  作为北京市绿色建筑评价标识专家委员会专家,刘飞建议消费者擦亮一双慧眼,认清设计标识和运营标识。据介绍,设计标识主要针对第一阶段,也就是检验设计图纸是否符合绿色建筑设计标准。此外,在建筑运行一年之后会再度进行检验,如果施工建造质量比较差,或者运营管理水平较低,即便应用了先进技术、安装了昂贵的技术系统,也难以拿到绿色建筑的运营标识。

  凤凰房产了解到,通常情况下对绿色建筑进行检测,需要经过设备测量、对照图纸、检验材料等等一系列繁琐的步骤,单独一家第三方机构都难以完成的任务,对普通消费者而言更是难于上青天。那么,作为普通消费者又该如何擦亮一双慧眼呢?

  “中国的消费者太辛苦。买辆车我得成为汽车工程师,买房就得成为建筑师,但对终端消费者而言太困难了。”刘飞认为,“国家在宣传绿色建筑的时候,有几个指标深入人心就够了。比如买冰箱关注耗电量,买车关心油耗,但买房呢?”

  他建议,在对建筑进行绿色认证的过程中把各项指标量化,就像美国早期工业产品,“一张狗粮的照片,旁边清清楚楚写着含多少卡路里,多少脂肪,多少钙,多少微量元素。”

  “但这些认证需要基于诚信体制。”刘飞话锋一转,认为我国仍需要加强监测监管和控制手段,而非简简单单完成设计,拿到设计认证,办法的运营标识也要货真价实。

  找对支点 经济杠杆亦可撬动绿色地产

  “有时候遇到一些外国人,他们常有的疑问就是‘你们先把房子盖起来,后来觉得不好再拆了或者补充很多东西,干两遍花的钱一定比干一遍多非常多,为什么不一遍做好?”刘飞说,“最开始我也没办法回答,后来觉得这是由中国社会发展程度决定的。”

  刘飞认为,我国发展看起来发达,事实上基础很薄弱,数量上去了质量跟不上,只是为了满足基本需求。但外国人不一样,没钱就不弄,有钱就兢兢业业一次性弄好。

  古希腊哲学家曾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地球”。刘飞则认为,利用好经济杠杆,可以加速绿色建筑市场的培育。据介绍,“太阳能光伏板在德国推广很好,政府给的补贴非常大,每个月用不完的电政府以四倍价格回收。这个钱谁来承担呢?就是电网的非绿色用户,非绿色产电户。”

  运用经济杠杆,太阳能光伏板在德国得以广泛推广;在我国,刘飞认为加重污染税收或提升能源价格也可以推动绿色产业的发展。除了政策层面的引导,他表示消费层面也要多下功夫。“绿色建筑一定是舒适的建筑环境,如果我们都住回窑洞去了,虽然没有能耗,但舒适度彻底没有了,也没人愿意住。”另外,加强消费观念的引导、节能环保理念的宣传同样不可或缺。

  但结合我国实际国情,仅靠经济杠杆的调节还远远不够。就顶层设计而言,在刘飞看来,需要政策限制、宣传引导和市场调节三方平衡,经济、社会、环境因素综合考虑。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